崇义好人谢文淦与张宏梅十四岁的第一个生日
发布时间:2018-02-05 17:28:50   来源:珠穆朗玛网   评论

珠穆朗玛网讯 这是花季少女张宏梅十四年来过的第一个生日,生日午宴既不是在家里同父母过的,也不是和同学一起欢闹着过的,而是在崇义县城谢文淦爱心团的陪伴下度过的。没有奢华的菜肴,没有名贵的生日礼物,简简单单的一份生日蛋糕,两枚鸡蛋,让张宏梅不禁得喜极而泣,铭记在心,对她而言那是她记事以来最难忘的一天。

2018年2月2日,距离大年三十只剩下12天时间了,在学校上学的孩子们已经陆陆续续放了寒假。

崇义的上空中太阳高照,微风过处,送来缕缕春天的暖意。虽然近些日子天气极其寒冷,但丝毫也挡不住人们忙碌的节奏。刚刚搬进横水镇三坑村保障房的张水生,脸上浮现出多日难见的笑容。张水生心中对妻子念叨着,“孩儿他娘,今天咱闺女放假了,我去城里接咱家闺女回家过年。”妻子显得几分焦躁不安,张水生知道妻子心中也在想闺女。多年以前,张水生妻子的右手被毒蛇咬伤,因为家中困难没有及时治疗,以至于妻子的右手掌落下残疾,日常生活难以自理。张水生在早上的时候为妻子把晌午饭也给做好了,叮嘱妻子一番,照顾好自己。

张水生背着用化肥袋子装着的半袋中草药,走了半个钟头赶到了横水镇镇子上,搭坐乡镇开往县城的公交车来到了崇义县城。从乡镇到县城只有早上和晚上两班车,因此上城的人不得不早早的做好准备准点坐车去城里,晚一点,车是不等人的。

到了繁华的崇义县城,张水生匆忙地下了车,背着半袋中草药,步行缓慢地朝着沿江路崇义益生堂走去。张水生的老病近来又犯了,因先前患有肩椎间盘突出症,近些日子手出现了麻痹症状。张水生心想,“我去找谢文淦医师看看病,他原来说,有困难可以找他,不知道说话算数不。”张水生和谢文淦在2018年1月12日相识,那是谢文淦爱心团应崇义县横水镇三坑村准扶贫工作兼任村第一书记、崇义县广播电视记者站长吴学文邀请,前去横水镇三坑村送温暖献爱心,张水生便是谢文淦爱心团献爱心帮扶的一户人家。张水生边走边想,心中有几分忐忑不安。毕竟张水生身上没钱,他带了半袋子中药送给人家,人家会收下替他看病吗,张水生不太自信的打听着找到崇义益生堂。

崇义益生堂排满了看病的人,张水生寻思,“好家伙,人真多啊,看来谢文淦医师真是俺们县城里的名医,要不然咋这么多人。”张水生把半袋子中草药送给了店里,同谢文淦打了招呼。谢文淦忙着为人看病,便请他耐心等上一会儿。张水生见外边来看病的人越来越多,便不好意思麻烦谢文淦,于是便向谢文淦告辞了,说自个儿去学校接闺女。

张水生离开崇义益生堂走了半个多钟头,来到了崇义四中。此时,张水生肚子里饿的咕噜噜直响,张水生舔舔干裂的嘴唇,不经意间摸了一下自己的口袋,瞬间,张水生打消了给自个儿买点吃的念头。学校门口来了密密麻麻的一群人,有骑自行车、有骑电动车、有骑电动三轮车、也有开小车来接孩子的,家长们汇聚到学校门口,等待着孩子放学。像他这样衣裳穿着十分破旧坐公交车来接孩子的人恐怕只有他一个。

中午校园铃声响起,学生们考试结束,学校大门打开了,家长们蜂拥而至得拥挤着进了校园。张水生仍旧站在学校大门口左顾右盼地等待着自己的女儿。

一位穿着干净齐整的校服,鞋子很新,而且也很干净,面目清秀的小姑娘走到张水生跟前,清脆的声音喊了一声,“爸爸。”张水生恍惚间回过神来,原来女儿已经先找他了,而他的脑子里却还在注意力不集中的乱想着什么。张水生有意的和女儿保持一段距离,“闺女,冷不冷?”张宏梅说:“爸爸,我不冷,我妈还好么?”张水生说:“好,我给她做了上午饭来的,她在家饿不着。”张水生急冲冲地紧走几步离开了学校大门口,他怕女儿的同学看见,笑话他的女儿有这么一个苍老的父亲,而且穿着如此破烂寒酸 。张水生也是走青年走过来的人,他知道孩子在这个年龄段比较容易产生攀比、爱慕虚荣的心理,张水生不想给女儿丢面子。张宏梅似乎看出了父亲的心事,她紧跟了过去,挽住张水生的胳膊,“爸爸,我好想你和妈妈。”张水生抬手抚摸了女儿的头发,“好闺女,爸妈每天也想你。”张宏梅兴奋地说:“放假了,回家了,回家给俺妈妈洗衣服,还有爸爸你的衣服。”

走了差不多五分钟的路,离学校越来越远。张水生肚子里饿的再次咕噜噜直响,“闺女,你饿不饿。”张宏梅说:“不饿。”张宏梅的肚子也不争气的咕噜了一下,她知道今天上午考试完就要放假了,一顿早饭也得二三块钱,张宏梅没有舍得吃早饭,她想下午回家后在家吃,这样还能省出回家的一趟路费。张水生明白闺女是在说谎,是闺女心疼父母,怕父母给她花钱,张水生眼睛不禁的湿润了,他赶紧抬手抹了一把眼泪。一个小小的举动,女儿深深的看在了眼里。张水生执意要给女儿买顿午饭,张宏梅死死地拽住爸爸的手,不让爸爸花钱给她买吃的,因为县城东西太贵了,一人吃顿饭赶上乡下全家人一天的花销。“爸爸,不许你给我买吃的,你要在给我买,我就要生气了。”张宏梅怒起了嘴。

张宏梅挽着父亲的胳膊,父女二人慢步走在崇县城的人行道路上。张宏梅见爸爸走路不便,心中对爸爸隐感几分心疼。张宏梅似乎感觉爸爸今天走的线路不对,“爸,今天咱们走路回家么?”张水生说:“我想去看看病,眼下可能人家正在吃饭,咱们这个时间点过去,不太合适。”张宏梅关心的询问,“爸,你身上疼的厉害么?”张水生点点头,张宏梅把头紧紧依偎着张水生的胳膊,她想做爸爸的手脚,好能减轻爸爸身上的疼痛,几滴眼泪从她那清澈的眼眸中滑落而出。

父女二人赶到崇义益生堂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两点,这会儿的人俨然没有上午那么多。张水生同谢文淦打过招呼,向女儿介绍起来,“闺女,这位就是上次去咱们家里献爱心的谢文淦叔叔。”张宏梅主动问好,“谢叔叔好,谢谢您看望我们一家,给我们送去了那么多的爱心礼物,您是我们家的大贵人。”谢文淦满脸笑意地请他们父女二人坐下,他们坐在了沙发上。店里的义工师傅为他们端上了暖暖的两杯热茶。谢文淦说:“吃饭了吗?”张水生说:“还没吃呢,俺们回家吃,今天是俺闺女生日,回家给俺闺女好好改善一下生活。”谢文淦安排义工师傅为父女二人准备午饭,张水生急忙推让,“谢谢,谢谢,感谢您的好意,不敢麻烦您。”谢文淦说:“不麻烦的,不用客气,来到我们这里就跟自己家一样。”张水生站起来,双手合十鞠躬表达谢意。谢文淦询问:“小姑娘,喜欢吃肉吗?”张宏梅摇摇头,张水生说:“俺闺女不喜欢吃肉,从来不吃肉,只吃素食。”谢文淦又问,“能吃鸡蛋吗?”张水生说:“可以吃鸡蛋。”谢文淦对义工阿姨说说:“大嫂,麻烦您在做饭的时候,给这个小姑娘煮上两个鸡蛋。”张水生说:“给您添麻烦了,谢医生。”谢文淦说:“不客气,认识了往后都是一家人,来了城里,只管来我们家吃饭。小姑娘,在家过过生日没有?”张宏梅有些腼腆的回答,“没有。”谢文淦接着问,“吃过蛋糕没有?”张宏梅说:“没有。”谢文淦赶紧掏出一百块钱给了员工,吩咐员工买个好点的生日蛋糕。

不一会儿,生日蛋糕买回来了,父女二人的饭也做好了。谢文淦为张宏梅揭开了生日蛋糕盒子,并小心翼翼地插上了十四根蜡烛。蜡烛点燃了,张水生给女儿戴上了纸质的生日王冠。店里所有的人都鼓起了有节奏的掌声,为张宏梅唱起了一首生日祝福歌曲。谢文淦和杨帆为张宏梅送上了一份小小的生日礼物读书文具,张宏梅面露出清纯的笑容,脸蛋红红的。

谢文淦对张宏梅说:“你可以许下一个愿望,过生日许愿真的很灵验。”张宏梅默默许愿,她希望爸爸妈妈身体健康,希望自己能够快些长大,帮爸爸妈妈分担他们的生活压力,也好照顾自己的爸爸妈妈。

张宏梅在大家的掌声中吹熄了生日蛋糕上边的蜡烛,她让大家吃蛋糕,谢文淦对她说,大家都吃过,这是特意为你买的,你自己吃就好。张宏梅终没有舍得动一下生日蛋糕,因为她知道爸爸妈妈都没有吃过,她想拿回去送给妈妈吃,可能妈妈比她更需要这份生日蛋糕。她学了生物学,清楚自己出生的时候,是妈妈最幸福也是最痛苦的时刻,自己的生日便是妈妈痛苦的分娩日。或许子女对爸爸的恩情很容易还清,但是对妈妈的恩情却是一辈子也还不清。

谢文淦帮她把生日蛋糕重新装好,让他们父女二人赶紧吃午饭,免得饭凉了吃了肚子疼。

待他们吃过午饭,义工师傅把茶几上的碗筷撤下,小姑娘楞跟着去了食堂帮忙刷碗。谢文淦为张水生耐心地诊断病情,并给他们免费开了半个月的中药。谢文淦告诉他,如果病情不好,回头可以再来诊治。

父女临走的时候,谢文淦问张宏梅,“小姑娘,你坐过小汽车没有?”张宏梅害羞的摇摇头,“我坐过公交车,没有坐过小的。”谢文淦特意安排了爱心团成员开车送他们父女二人回家,满她一个小小的心愿。

谢文淦对大家说:“谁要愿意,可以跟我下乡去慰问一下横水镇三坑村的三户贫困家庭。”杨凡第一个表态要跟着去,并捐了五百块钱。肖明表示也要跟着去,也拿出了随身携带的三百块钱,歉意的说,“现在支付发达了,身上很少装现金,就这几百块钱,谢医生,您别嫌少。”谢文淦说:“多少都是爱心,爱心不是钱来衡量的,有这份心,很难得了。

肖明拉开了车门,张宏梅害羞地上了车,规规矩矩如同上课一样直直地坐在车上。眼下,她最想的事情是回到家里,请妈妈吃上一口甜甜的蛋糕。

吕功连、肖明、倪贵波、龚达有四人每人开着一部车子,送谢文淦爱心团和父女二人赶往三十多里地外的横水镇三坑村。

大家来到横水镇三坑村,准扶贫第一书记吴学文热情接待了大家,并对谢文淦爱心团再次来到他们村里慰问贫困家庭表示感谢。谢文淦爱心团为三户贫困家庭献上了微薄的爱心物质和爱心红包,希望他们能够过得好一些。

张宏梅看到了谢文淦爱心团的条幅,生起了几分兴趣。她问谢文淦,年前能不能同她一起拍张照片留个影呢。谢文淦说,“当然可以啊,年前可能比较忙,今天来你家给你们贴春联,拍照合影留念。”谢文淦特意把身在海南三亚的侄儿谢佐盛从海南寄回的海南特产新鲜芒果送她了六个。

来自北京的生物学专家杨凡博士更是被这一刻的真情所感动,他来崇义此行时为厚磨坊食用油做原材料有机年审,特意推迟一天返京,就是因为感动而不忍离开,想要和谢文淦好好交流一下中医和公益话题。晚上的时候,杨凡还特意跟随谢文淦爱心团邹攸发、邱达平、黄存万、谢荐高等人一行前往崇义著名老中医苏全兰老人家中爱心慰问,并给老人送上了过节的爱心红包。

谢文淦把今天所做的事情向自己的师傅苏全兰老人简单的汇报了一下,苏全兰老人高兴的不得了。大家陪同苏全兰老人和他的太太一同吃了晚饭。吃饭间,苏全兰在大家面前念道起来,“我有五十个多个徒弟,他们最多过年给我送个红包,只有谢文淦这么一个徒弟,常常来看我,不嫌师傅老不中用。你们想要学中医,往后不要找我了,找我徒弟谢文淦就成,他的本事跟我差不多。实在有什么解决不了的,我徒弟小谢跟我一块研究。”

平凡人的一天,因为拥有爱心,而让一天变得多出几分色彩。谢文淦的真诚让他和这个素不相识的女孩有了千丝万缕的交集,他的爱心与更多人的命运交织在一起,记录着社会底层平凡人的喜怒哀乐。(文/王晨百)

编辑:李杏和

相关热词搜索:崇义 好人 生日

上一篇:高青四中教师参加义务献血活动、践行志愿者精神
下一篇:最后一页

主办单位:百灵时代(北京)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网站低俗信息举报信箱:[email protected] 百灵环保微博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安定门花园胡同3号南楼407 电话:010-57417154 广告招商QQ:352173539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备案许可证号:京ICP备1506024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