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淄博西尹村民欲翻拍新“马向阳马魁下乡记”
发布时间:2016-03-22 11:49:07   来源:京华网   评论

\

本次两会上,全国政协委员、农工党宁夏区主委戴秀英建议,国家要加强对村官权力的监管,让纪检力量下沉到乡村。把村级权力牢牢束缚在制度笼子里,从根本上扭转“村官大贪”现象。完善镇村督促指导制度,乡镇党委政府要加强对村基层组织的指导、监督、管理,帮助村委建立健全规范化、操作性强的村民自治条约,指导村集体设立村监事会,建立镇、村委会干部违规操作责任追究机制。

村官腐败,暴露出的是监管漏洞

俗话说“没有规矩,不成方圆”,规矩也就是规章制度,是用来规范我们行为的规则、条文,科学制度的建立,能降低“风险”、坚持“勤政”、促进“发展”。最后是加重惩戒力度,杀一儆百。“典不重不足以杀一儆百,法不重不足以立规矩树秩序”,只有用“重典”铲除滋生腐败的土壤,才能让党纪成为“带电的高压线”,真正实现“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的氛围。

据央视报道,2013年以来,全国各地公开村官违纪违法案件171起。其中,涉案金额超过千万的案件有12起,涉案总金额高达22亿。

村官虽然不是官,但的确手中既掌着权力,又掌着金钱,有的还黑道、白道通吃,从拆迁补偿款到各种惠农补贴、救灾款,大到百万千万巨款,小到千儿八百的,一点也不放过。

中纪委巡视组也指出,小官巨贪问题值得重视,但本应是基层自治组织的村委会,为何能够大贪特贪?到底是谁纵容了小官们?

2013年全国纪检监察机关收到的信访举报件中,村干部的信访举报占据被举报总人数的80%;在纪检和检察院等反腐部门查处的违法违纪案件中,涉及村官腐败的案件逐年呈上涨趋势,而且涉案金额不断翻新,屡创新高。本次全国两会,反腐向基层延伸受到众多代表和委员的关注。

\

翻版“马向阳”下乡记

如今抓了市长、厅长什么的贪了千把万,大家都不觉得是个事儿了。可小小的村官,贪腐级别也都跟着上档次到了千万级,难免让人诧异,下有那么多村民的眼睛盯着,上有反贪部门管着,小村官想贪腐其实并不容易,到底是谁纵容了这些小村官长成了硕鼠呢?村官贪腐需要涉及多方面多部门协调才能瞒天过海。拔出萝卜带出泥,一个村官的落马,经常暴露出给他充当保护伞的上层官员。最近记者接到一则电话,电话说淄博市保税物流园区西尹村的村民欲自发出钱翻拍一部贪污腐败揭露的微电影,叫做“马魁下乡记”。我们都知道近些年荧幕上比较火热的一部电视剧“马向阳”下乡记,那为什么当地村民要这样呢?原来这里面牵扯出一则村民实名举报现任村支书和前任第一书记的故事。淄博市保税物流园区西尹村村民集体举报现任村支书张春雷和高新区检察院的马魁检察官在2012至2016年期间合伙贪污受贿300余万元。2012年西尹村北济青高速路两边绿化更新,村支书张春雷伙同亲属将路两边集体所有的5000多株绿化树卖掉,获利80余万。燃气管道占地补偿和地上附着杨树800多棵16万余元也被私吞。私自在西尹村南面破坏土地卖沙土获利30余万元,仅入账1万余元。村支书张春雷先后伙同村会计齐凤海从镇财政挪用现金支票8.1万元,并以他人挖掘机碎石锤名义做假账骗走这笔钱。村支书张春雷收受好处费8万元后,私自帮人在村内土地建设违章厂房,后因土地执法部门罚款,村支书张春雷又用职务之便,从村财务划走18万交了罚款。村内的公墓本应是村集体财产,但村支书张春雷和高新区检察官马魁以一万元一个的价格,私售西尹村村公墓。高新区检察院马魁在2014年到西尹村任第一书记,任职期间便和张春雷私报汽油费2万元,并帮马魁吹嘘政绩,将往届村支书所做工作全都包揽到马魁的政绩内,翻版了一个假“马向阳(马魁)”下乡记,并在高新区内广为传播。

村干部素质不断提高,村民富裕路越走越宽

记者随后走访了西尹村,采访村会计了解到,村支书张春雷是多次贸然假签字骗取的镇里款项,采访挖掘机碎石锤当事人,当事村民表示根本未收过钱,最可笑的是该村民根本就没有那些机械。记者前往西尹村南公墓看到,确实有外村人墓碑置入西尹村公墓内现象,数量并不少。部分村委会成员向记者反应,马魁就是本村村支书李春雷的靠山,两人合伙做了不少出格的事情,苦于没有人来调查。至于其他事宜,记者随同村民已将有关问题反映给相关职能部门,将进一步追踪报道。区镇某领导表示:“曾经接到过相关的反映材料,正在积极落实调查,如若确实存在问题,一定响应中央号召绝不姑息。”至于和“马向阳”下乡记名字类似的“马魁”下乡记何时翻拍?村民给出的答案是:反面角色不知道谁演合适,村民都不愿背这个骂名,一旦确认下来谁演,马上开始拍摄工作。

现如今,落后的村庄同繁华的城市,贫富差距渐成极端,本应带领村民开拓进取,致富增收的村支书,却成为搜刮“民脂民膏”的罪魁元首,这实在是让人痛心,不可饶恕。在广袤的中国大地上,未知还有多少像这样的村支书,但是相信随着科学知识的越发普及,随着“村官”素质不断提高,实名举报村支书的事件也不再奇怪,干实事的村干部会越来越多,村民富裕路会越走越宽。

湖南省吉首市一名村干部因贪腐被查后,竟反问:“我当村干部不就是为了捞两个吗,这怎么还违法了?”如此大言不惭,道出了村官贪腐问题的严重性和基层治理中法治观念的缺失。

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入,在广袤的大地上涌现出许多先进富裕典型村,农村是力量之源、执政之基的分量愈发凸显。“村官”虽小,却是国家政策落实到基层的支点,也是农民意愿向上表达的渠道,其重要性不言而喻,正因此,村官腐败引人注目。国家推进的反腐败工作进行的如火如荼,在基层来说,也许会关注“大老虎”,但是更关注的还是身边的“苍蝇式腐败”。坚决推进反腐败工作,给官员营造风清气正的政治生态,给老百姓创造公正透明的社会环境,是基层反腐败工作的重点。

记者手记:我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明确规定,村集体经济所得收益的使用以及征地补偿费的使用、分配方案等涉及村民利益的事项,经村民会议讨论决定方可办理。村里的最高权力机构是村民会议,但现在,村民自治往往变成“村委会自治”,“村委会自治”又经常表现为个别村官一人说了算。还有个别村干部虚报作假,下乡第一书记冒领政绩的现象存在,“马魁”下乡记,就是这样一个翻版的笑话

治理村官贪腐并不是个什么疑难杂症,根据村委会组织法,村官其实不是官,村委会只是农村基层自治组织形式,村委会成员由村民选举产生、行为受村民监督、村民随时可以罢免村委会成员,只要上级权力之手不要乱伸,管好该管的,不要管不该管的,在村民们雪亮的眼睛监督下,村官想贪腐都难。

附录:3月2日,淄博市人民检察院公布一批2015年8月以来判决的村两委案件,案件几乎全部涉及村两委侵吞公款行为。

1.张学明贪污案

张学明,博山区池上镇店子村原支部书记兼村委会主任。2015年9月21日,博山区人民检察院以涉嫌贪污罪对张学明立案侦查。经侦查查明,犯罪嫌疑人张学明在担任职务期间,利用负责发放该村“西气东输”补偿款的便利,于2014年1月,采用虚报冒领等手段侵吞公款6.86万余元。

2015年12月11日,博山区人民法院认定张学明犯贪污罪,判处其有期徒刑1年6个月缓刑2年。

2.吕则锋、吕则刚、赵爱美贪污案

吕则锋,周村区北郊镇太平村原支部书记兼村委会主任;吕则刚,太平村原支部委员;赵爱美,太平村原支部委员。2015年1月5日,周村区人民检察院以涉嫌贪污罪对上述三人立案侦查。

经侦查查明,犯罪嫌疑人吕则锋、吕则刚、赵爱美在担任职务期间,利用负责发放孝妇河地上附着物补偿款的职务便利,采取虚报冒领的方式共同侵吞公款35.99万余元。2015年12月17日,淄博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经过审理,认定吕则锋、吕则刚、赵爱美三人犯贪污罪,分别判处吕则锋有期徒刑4年、吕则刚有期徒刑3年、赵爱美有期徒刑3年。

3.徐艾义、张德文、王太友、陈传红、陈明国贪污案

徐艾义,沂源县悦庄镇张家庄村原村支部书记;张德文,张家庄村原村委会主任;王太友,张家庄村原支部委员;陈传红,张家庄村原会计;陈明国,张家庄村原支部委员。

2015年5月12日,沂源县人民检察院以涉嫌贪污罪对上述五人立案侦查。经侦查查明,犯罪嫌疑人徐艾义、张德文、王太友、陈传红、陈明国五人在担任职务期间,利用协助政府实施2万亩基本农田治理项目的职务便利,通过欺骗隐瞒等手段,共同侵吞地上青苗补偿款4.3万余元。

2015年8月29日,沂源县人民法院经审理认定上述5人犯贪污罪,分别判处徐艾义、张德文两人有期徒刑2年缓刑2年,判处王太友有期徒刑1年缓刑1年,判处陈传红、陈明国两人有期徒刑1年6个月缓刑2年。

4.2015年12月24日,博山区院依法对博山区博山镇南邢村村委会主任孙照亮依法提起公诉。(综合大众日报、新华社报道)

转载截图:

\

编辑:王涛

相关热词搜索:向阳 淄博 山东

上一篇:山西水塔醋业屡犯不改违规使用“驰名商标”
下一篇:非法光动力假药死灰复燃--光之艾(光子水凝胶)

主办单位:百灵时代(北京)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网站低俗信息举报信箱:tg@blhbnews.com 百灵环保微博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安定门花园胡同3号南楼407 电话:010-57417154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备案许可证号:京ICP备1506024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