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陈瑞华:法院改革中的九大争议问题”有感
发布时间:2016-07-08 22:12:21   来源:百灵环保网   评论

陈瑞华教授对法院司法改革九大问题论诉清楚,笔者基本赞同陈教授观点,主要对部分观点进行补充。

1、谁来对省级以下人财物管理问题

各省、直辖市和自治区设置的法官遴选委员会和法官惩戒委员会。这两个委员会无论设在省级党的政法委员会之下,还是省级党的改革领导小组之下都没有法理依据,也不大可能在法院组织法、检察院组织法等法律条文里予以明确,最佳也应该是唯一的选择,那就是省级人大,可以在省级人大设立专门的司法委员会,负责管理全省法院系统、检察系统人财物等问题统一管理。组成人员问题可以有省级党委等人员等【实际上省级除了政协外,哪个部门不是党员占绝大多数呢】。

为确保省级以下法院的财政拨款不受同级政府的控制,各省、直辖市和自治区将地方三级法院统一作为省级财政预算单位,在省级人大会议上确定预算,省级政府财政部门只是且必须足额保证其财政支持。

2、为发挥法官的集体智慧,提出了组建“专业法官会议”和“专业审判委员会” 的设想。经过试点试验,事实证明,这一做法很难实际发挥出设想的作用。

法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个案的法律适用问题,与审理判决合一问题不符;责任划分上事实认定既审理有合议庭负责,判决由审判委员会做出判决的多数人负责(同意判决的每个人参照审判合议庭成员要求来承担责任,反对者没责任)。

审判委员会全体组成超大合议庭审理个案,在实际运作上恐怕很困难,委员都是法院骨干,全体成员同时能来出庭就是一个实际的困难(其他案件大多都得暂停审理),何况一个复杂的案件往往要开庭多次。

最佳方案应该是由院长(必须是实际经常审理案件的法官)担任审判长,由擅长相关方面案件审理的委员法官组成合议庭来审理。

3、省级以下人大和法院关系

我国实行的人大领导下的一府两院制。考虑到法院的特殊性,为彻底地走出“司法地方化”的陷阱,就需要废止县级和地市级人大及其常委会监督领导同级法院的制度,使得这两级法院不再由同级人大常委会产生,也不再向后者报告工作。

为与人民主权原则保持协调,可以考虑由省级人大及其常委会产生地方三级法院,这些法院统一向省级人大及其常委会负责,并接受省级人大及其常委会的监督。省高级人民法院向省级人大及其常委会继续报告工作;省级人大及其常委会可以对高级人民法院的工作报告进行审议,也可以提出改进工作的建议;但是,省级人大及其常委会不得再对高级人民法院的工作报告进行表决。至于地市级和县级法院,原来实行的那种向同级人大及其常委会报告工作的制度,应当予以废止。

以上是陈教授观点,笔者认为,再现性省级统筹改革模式下,省级人大全体会议还是和以前一样,对高级人民法院的工作报告进行表决。其他的都赞同。

4、上下级法院关系。

我国的法院组织法规定的很明确,是监督关系,但应该是审判案件上的层级关系,而不是行政上的层级关系;法院层级设置是世界普遍做法,是为了保障诉讼参与人权益和不服判决上诉的权利,也是为了通过上一层级审理纠正可能存在的事实认定及法律适用出现偏差甚至错误问题。

我国法院实际操作中,基本没有体现法院层级设置精神,这个亟待改变。

我的观点是,彻底取消上下级法院之间的除了有权受理上诉及抗诉权外的一切关系。法院审理案件合议庭做出判决前,任何机构和人员都不可以任何方式参与案件,院长及其他机构的抗诉及监督权,必须等判决作出之后行使,且必须及时行使,否则就是越权,有渎职不作为之嫌。

5、法院院长、副院长、庭长、副庭长问题,我赞同陈教授以下观点。

从维持法院司法行政工作的正常运转来看,法院内部只需要设置一名院长和一名专职副院长;取消庭长、副庭长设置,由主审法官制改革方式替换之。

法院院长负责法院的全面工作,享有最高的司法行政管理权,但在司法裁判方面只是一名进人法官员额的普通法官。

院长可以作为审判长参加合议庭并主持法庭审理,与其他合议庭成员一起行使裁判权;特别重大、复杂和疑难的案件,由院长和相关审判委员组成合议庭审理。至于专职副院长,则不需要进人法官员额,也不再从事任何审判工作,而是作为法院内部的“专职行政管理者”,在向院长负责的前提下,全面处理法院内部的各项司法行政事务。

6、 独任审判、合议庭 、人民陪审员问题,我只说一点,要看具体案件,复杂重大案件原则上由法官组成合议庭,一般案件可以参照仲裁规则,由参与案件的直接利害关系人选择甚至可以在备选名录里指定共同的独任审判长或各指定一名合议庭普通成员等。

7、在新一轮的司法改革中,改革决策者正酝酿推行以下几个方面的改革:

一是在严格控制法官员额的前提下,适度提高法官的薪酬待遇,原则上要确保法官享有高于公务员的工资和福利待遇;

二是对法官采取拘留、逮捕等限制人身自由的刑事强制措施,应经过任命该法官的国家权力机关许可;

三是追究法官违法审判责任,应由各级法院院长依法提请法官惩戒委员会审议决定,并给予法官陈述、申辩和申诉的权利。

笔者赞同陈教授观点,唯有彻底废除办案责任制,保证法官不因办案而承担法律责任,才能为其独立审判创造宽松的司法环境。也只有逐步推行司法伦理责任制,对法官违背职业伦理规范的行为进行严格的追究责任,才能维护法官的司法形象,并为其独立审判创造良性的社会环境。

编者补充说明一下,陈教授的意思不是法官办案啥情况都不承担责任,而是法官在没有违背职业伦理规范,没有渎职等重大过失和枉法裁判情况下,只是因为案件本身复杂及本人经验等原因,导致案件事实认定及法律适用出现偏差,免受追究。

设置不同层级法院,其主要目的就是为了预防急纠正以上可能出现的情况而设置的。

来源:法治智库

编辑:王涛

相关热词搜索:陈瑞华 法院改革 问题

上一篇:知识产权案件审判要以实现市场价值为指引 加大损害赔偿力度
下一篇:最后一页

主办单位:百灵时代(北京)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网站低俗信息举报信箱:[email protected] 百灵环保微博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安定门花园胡同3号南楼407 电话:010-57417154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备案许可证号:京ICP备1506024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