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动供述自称是聂树斌案“真凶”的王书金:多活等于多受罪
发布时间:2016-06-08 21:17:59   来源:百灵环保网   评论

最高人民法院8日通报,称已于6月6日决定依法提审原审被告人聂树斌故意杀人、强奸妇女一案,按照审判监督程序重新审判,并于8日在山东高院向聂树斌的母亲送达了再审决定书。

2014年12月,最高法院根据河北高院申请和有关法律规定精神,决定将该院终审的聂树斌案,指令山东高院进行复查。山东高院经复查认为,原审判决缺少能够锁定聂树斌作案的客观证据,在被告人作案时间、作案工具、被害人死因等方面存在重大疑问,不能排除他人作案的可能性,原审认定聂树斌犯故意杀人罪、强奸妇女罪的证据不确实、不充分,建议最高法院启动审判监督程序重新审判,并报请最高法院审查。

最高法院经审查,同意山东高院意见,认为原审判决据以定罪量刑的证据不确实、不充分。

聂树斌案“不能排除他人作案的可能性”。这里所说的“他人”,会是主动供述自称是聂树斌案“真凶”,并因此“多活了”12年的王书金吗?

 

 

2013年,邯郸中院门口,聂树斌母亲举伞呼喊。

石家庄西郊玉米地的那起强奸杀人案,将王书金与聂树斌绑在一起。律师朱爱民从2005年4月起接受王书金委托担任辩护律师,至今已进入第12个年头。

朱爱民最近一次会见王书金是2016年4月底,“聂树斌的案子不弄清楚,我这个案子就没头,聂树斌的案子整清了,我这个案子就快了,事实都在这摆着呢,很清楚。”王书金一再重复,“我还是那句话,是我做的。走到哪儿,都是这话。”

一案两凶

1994年8月,石家庄市液压件厂女工康某在该市西郊孔寨村附近一块玉米地里被强奸杀害。次月,在石家庄西郊电化厂宿舍区,聂树斌因被石家庄市公安局郊区分局民警怀疑为犯罪嫌疑人而被抓。

石家庄市中院于1995年3月15日认定聂树斌犯故意杀人罪,强奸妇女罪,判处其死刑。聂树斌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康某某丧葬费及其他费用两千元。宣判后,聂树斌不服,以是初犯、认罪态度好、量刑太重为由提出上诉。

河北高院于1995年4月25日认定聂树斌犯故意杀人罪,犯强奸妇女罪。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民事赔偿部分维持一审判决。同年4月27日,聂树斌被执行死刑。

 

聂树斌

十年之后的2005年1月18日凌晨,因被人举报形迹可疑,在河南荥阳县砖厂打工的王书金被警方带走,后来被押送回户籍地河北广平县。

王书金向警方交代了6起案件,其中4起是强奸杀人案。而最后一起强奸杀人案,正是10年前就已被枪毙的聂树斌所犯的玉米地案。

王书金供述,1994年8月5日,他强奸一名液压厂女工后将其杀害。不过,8天后,尸体被找到;一个半月后,不到20岁的聂树斌被警方抓获;8个月后,聂树斌被执行死刑。

“替死鬼”出现,王书金过得却并不轻松。

逃亡十年

警方介绍,案发后王书金从广平县逃到河南砖窑厂打工,并改名“王永军”。

1998年,他在砖厂经朋友介绍认识了湖北女子马某,与其同居,生了两儿一女。1999年,王书金第一个儿子出生后,穷得连奶粉都买不起,只好以4000元的价格送人。因涉嫌拐卖婴儿,王书金还被警方拘留过,但其强奸杀人罪行并未被发现。

 

 

王书金被抓获现场。

后来,王书金和马某来到郑州西郊的荥阳,先在砖厂打工,后来承包了一个小砖厂单干。

逃亡期间,王书金非常警觉,睡觉从不脱衣。见到警察,会绕道走。常与马某吵架,但他向往这种稳定。时常想回家甚至自首,但又放不下孩子。

等他再回河北,已是十年后指认作案现场。愤怒的村民们手持棍棒要打死他,警察拔枪示警才救下他一条性命。

1995年7月,在强奸并杀人同村妇女一事被暴露后,王书金磨了把刀别在腰里逃离了村庄。

这一年,王书金28岁。

问题少年

 

 

王书金老家的房屋。

在朱爱民眼里,王书金前半生基本上是在与自己的个人成长做对抗。

王书金姊妹七个中排行老五,上头有一个哥哥。父亲常年靠打井谋生。

读到小学二年级,王书金就辍学在家务农,“自己的名字也写不好”。在看守所与律师会见时,王书金每次都要在会见薄上别扭地签上自己的名字。

辍学过早的王书金,没有朋友,更多时候是自己一个人玩耍。家里人也很少管他。一旦要管,也就是挨打。哥哥王书银出手很重,有时“往死里打”,可王书金总是不改。很多时候,王书金会远远躲着哥哥。

少言寡语的王书金,经常作出一些不被村民认可的事情。在一份南寺郎固生产大队革命委员会出具的证明材料里,详细记载了8岁以后的王书金干过的“坏事”:毁坏小树和庄稼;偷盗过六七户,甚至“致残家畜一头”。后经村民解释,王书金用碎碗片割裂小母羊的生殖器,并行之奸淫。

青春期的出格举动,让王书金受到了惩罚。14岁的王书金,因强奸一名来本村走亲戚的8岁女童,而被强制送入唐山少管所。王书金在里面待了3年。他后来称,对女人施暴并把人掐死的习惯,与那次对幼儿施暴败露有很大关系。

从少管所出来的王书金,其性需求始终得不到合理宣泄和控制。在供述中,他不止一次地说,只要看见单身女性就想犯罪。

 

 

王书金被带入法庭。

王书金还喜欢偷拿女人的内衣,这个癖好他至今仍羞于承认。王书金在偷了这些内衣后,在无人的时候穿上,对着镜子照来照去,他觉得一种满足感。

邻居家一个刚过门的媳妇,洗了内衣晾在外面,全部被偷。村里也有其他家丢失内衣的事情发生,一位村民在种地时还犁出了很多件被埋的女人内衣。直到王书金落网后,村民这才知是王书金干的。

从少管所回来的王书金更加沉默,平时走路都低着头。1990年,家里用“转亲”的方式,为22岁的王书金娶了一个外村的媳妇。不过,这并未让王书金安分起来。

这个媳妇为王书金生了一个儿子,但夫妻关系长期不睦,“天天打架”。此外,因生理需要得不到满足,他把目光瞄到了野外单身行走的女子身上。

在1995年的一起案件中,他将一村民的媳妇强奸并用手掐死后,再将其掩埋在田里。村里发现女尸,村民人心惶惶。但警方在村委会住了两三个月,反复排查都没想到王书金。期间,王书金几乎天天来居委会,还常去村民小店与人打牌,买罐头。没有人怀疑王书金。

当警方排查到王书金所在的村二队时,他已经逃跑了。逃出村庄的王书金,后来在外打工时才知道,“50块就能找个小姐,根本不用去害人。”于是,遇到马某后的10年间,王书金再未动过要下手的念头。

主动求死

 

 

庭审中的王书金。

被抓后的王书金主动供述聂案并求死,他告诉律师,“死就死了,但案子弄不明白,就是去了那边,冤死的人肯定会找我算账,两个鬼会打起来。”但这却未得到法庭认可。

2006年4月,王书金案一审。法院只对其除了聂树斌案之外的指控进行审理,王书金在法庭上的发言屡屡被法官“以与本案无关为由”打断。最后判王书金死刑。

王不服,上诉,理由是“检方未起诉他在石家庄西郊玉米地的一起奸杀案”。

2007年7月,案件二审,但法院判不下去。期间,王书金多次在河北各地的派出所辗转。

在等待5年后,王书金再次进入公众视野。

2013年6月25日,河北高院开审王书金一案,仍维持死刑。此前一周,王书金刚被移送到现在的磁县看守所。

7月10日,高院二审。9月底,二审结果出来。河北高院认定石家庄市西郊玉米地强奸杀人案并非王书金所为,维持原判并报请最高院核准。

王书金向朱爱民多次表达过他的不解:“我自己有罪,为何要让聂树斌来背?”王书金说留给自己的时间不多了,可他不想就这么离开,走得不清不楚。“还无辜者清白,以减轻自己的罪孽,得到心灵的安宁。”

不过,王书金也说过假话。朱爱民介绍说,在2013年二审前,王书金被河北政法委的一个工作组以预审为由,带到某处警犬训练基地刑讯,希望他能够放弃对西郊玉米地案“真凶”的坚持,并承诺给家人办理低保,最后他“挺不过去”就认了。

这给他留下了心理阴影,他把这些告诉了朱爱民。律师告诉他,只有山东高院和最高院来提审你,才是符合法律程序,其他的都可拒绝。

多活受罪

 

 

聂树斌母亲在儿子坟头恸哭。

以前媒体朋友曾向朱爱民提出过,王书金把聂树斌这件事情揽在自己身上,是不是为了多活几年啊。看守所里的王书金告诉朱爱民,“他们真的不知道,我是多活等于多受罪。”

王书金告诉朱爱民,“查不清他们才拖时间。这两个案子没有那么复杂,也没有那么难查,拖的时间挺长了。现在在这个看守所里,没有一个比我呆的时间长的。有两年多的,我这到7月份就四年了。”

“不了解情况的人认为这是王书金偏得了,多活了这么多年。但是,了解的人都知道,尤其是王书金的案子进入最高院的死刑复核程序,头顶上悬着的这把利剑随时都会砍下来,在这种情绪中真是多过一天,就多一分煎熬,这种煎熬是一般人无法体会和承受的。”朱爱民说,“我有理由认为:不是为了澄清聂树斌的冤情,不是为了维护法律的公正,不是为了自己灵魂的救赎,王书金是无法坚持到现在的。”

朱爱民律师告诉每日人物,在今年4月底的会见中,王书金自称除了血糖偏高,身体没什么毛病,看守所的干警提醒他要节食。而且王书金越来越觉得没底了。“我的感觉是2015年就应该走完程序,这2016年上半年又要过完了,还没有个结论,第一次延期说是案件复杂,第二次延期说是案件太复杂,第三次说是案件特别复杂。总是这样拖下去,让人心里没底。”

每日人物了解到,聂树斌母亲和律师都是6月6日接到山东高院通知,让他们8号到过来就聂案相关情况进行沟通。今天上午十点拿到了再审决定书,下午两点半已经赶回石家庄。现在只能等最高法通知再审时间。

“到今年六月,聂树斌的案子应该有个结论了。”朱爱民回忆,王书金也等着这一天,“聂树斌的案子不弄清楚,我这个案子就没头,聂树斌的案子整清了,我这个案子就快了,事实都在这摆着呢,很清楚。”

每日人物肖义强 综合报道

编辑:王涛

相关热词搜索:树斌 真凶 王书金

上一篇:北京检方听取和征求相关律师对检察机关办理雷洋案的意见和建议
下一篇:“百名红通人员”嫌犯曾子恒回国归案

主办单位:百灵时代(北京)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网站低俗信息举报信箱:[email protected] 百灵环保微博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安定门花园胡同3号南楼407 电话:010-57417154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备案许可证号:京ICP备15060242号-1